松夏__

感谢关注
arashi❤翔润/塚不二/偶尔写写段子/

【SJ/翔润】Beloved - 2、雨天


     一篇与题目不是很符合的小短篇。
     啊……这篇写着写着就懵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什么【手动再见】
      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

2、雨天与同撑一把伞

     
     暴雨铺天盖地般地席卷了整个城市,只是一瞬间的事,浇的路人狼狈不堪。
 
  
      雨顺着风,噼里啪啦的打在咖啡厅的玻璃窗上,最后散落在躲在屋檐底下避雨的人的脚边,接连不断的溅起不小的水花。
  
       
     
       “欢迎光临。”
 
 
      舒缓的钢琴曲伴着服务生好听的声音传入耳膜,稍稍缓解了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打乱的烦躁情绪。点头示意,把伞递给服务生,松本润顺着过道走向了最里面的座位。
 
  
      “请问您需要来点什么?”

      “一杯热拿铁,谢谢。”

       “好的,麻烦请稍等一下。”

==
  
       在11月深秋的季节里,这样猛烈又突然的雨少之又少,松本润觉得能遇上也真是过于“幸运”了,幸好出门前某人是有先见之明似的打电话提醒他今天有雨,叫他带好雨具。
 
  
      “可是外面的天气很好,还有阳光呢。”记得当时自己还反驳了他,望着窗外的好天气他不禁觉得他有些多虑了。

      “听话,带上。”某人的语气少见的有些强硬。

      他只好应答着便真的拿了伞出门,他本可以口头答应着而不付诸行动。但现在看来,某人是对的,自己莫名的听他的话也是对的。
 
  
==
  
       “您的拿铁,祝您用餐愉快。”

       “谢谢。”
 
  
       透过昏暗的灯光,能看清几丝热气缠绕着升腾,最终在高处散尽。
 
  
       松本润伏在桌上,一手撑着头一手摩挲着杯耳,微凉的触感传入指尖。眼睛没有焦距的望着前方,就这样随意地盯着某一处很久很久,直到桌面上的手机震动起来,松本润才缓过神点开屏幕。
  
      “在哪呢?被雨淋了吗?”

      “在Time,没有被淋到,带伞了。”

      “那等我一下,我过去找你。”

      “好。”
      
 
==
   
      樱井翔发完短信,快速地收拾着桌面上的文件,还不忘交代手下明天会议上需准备的资料。最终还是磨蹭了一下才匆忙离开。
 
  
      撑开伞,樱井翔往雨幕中走去。怕爱人等太久,樱井翔不禁加快了步伐,地面浅浅的积水被踩得啪啪作响,原本锃亮的黑皮鞋上沾满了水渍,裤脚也被溅起的水花打湿。
  
  
      果然,雨天总是有些麻烦。
  
  
==      
  
       墙上的挂钟一分一秒的走着,店内安静的时候总能听到秒针与分针摩擦摆动的声音,偶尔夹杂着其他客人的低语,亦或者是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
  
   
        松本润百无聊赖的划着手机屏幕,重复了几次便觉得厌了,索性关掉手机,便托着腮望向门口,等待的时间总是有些磨人。
  
  
       今日原是要去工作室拿设计好的样稿回家修改,这样明天就能空出时间休息了。不料却被这场暴雨打乱了计划,如今只能窝在这偶尔会光临的咖啡厅里躲避大雨等待爱人,顺路消磨等待的时间。
   
  
         门外的大雨转而变成了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松本润望着门口出了神。每当服务员的招待声响起时,松本润总会下意识地抬眼望去,随即又有些失望的收回视线望向别处。来来往往的,来了一些客人又走了一些,就这样重复交替着,但每一次都是陌生的面孔。
   
   
      这样反反复复下来,依旧没望到自己想见的人,松本润不免有些烦躁,便低下头不再去看。在心里抱怨着对方动作真慢,英挺的浓眉不知何时纠在了一起。
   
  
       心烦意乱之际,正打算喝一口先前点的拿铁,才发觉杯中的液体早已变凉。
 
 
        “麻烦再要一杯热的意式拿铁。”松本润朝服务生招招手。

        “好的,麻烦请您稍等一下。”
  
  
==
   
      樱井翔收好伞,整平了有些褶皱的衣角,推开面前的玻璃门。暖气瞬间朝着自己身上涌来,驱散了在雨中行走的寒冷。
  
  
       顺着长长的过道望去,便一眼看见了独自一人坐在尽头的松本润。有些无精打采地低着头伏在桌子上,好看的眉毛纠在一起不知在想些什么。
    
      鹅黄色的灯光顺着墙面投下,晕开了一片温暖的色调。偶尔几束洒在松本润纤长的睫毛上,随着眼睛而微微颤动。
     
  
       樱井翔不禁看的有些痴,嘴角的弧度不知在何时已越挑越高。
 
  
==
  
       “祝您用餐愉快。”
 
        
       松本润淡淡的应了一声,便拿起桌面上的“拿铁”微抿了一口。
  
   
       浓厚的奶香瞬间在口腔弥漫,没有预想中咖啡的苦涩,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香甜的丝滑感。
  
   
       “抱歉……我记得我要的是热的意式拿铁……而不是热牛奶。”松本润望着杯中乳白色的液体不禁有些疑惑。
  

       “喝太多咖啡对身体不好哦,润。”
 
       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松本润终于抬起头望着不远处款款走来的人,脸上满是笑意。
          
   
        “是我叫服务员换的热牛奶,前几天胃痛刚好不是吗?”
 
  
==
   
         两人从咖啡厅出来已经是20分钟之后的事了。雨依旧下着,似乎是没有停的迹象。
          
  
         “嘶……真冷啊。”松本润从咖啡厅出来的那一刻不禁缩了缩脖子。
  
  
         “知道冷还穿那么少?”樱井翔边说着这不知道爱惜自己身体的爱人,边取下自己的围巾给对方围上,“下次记得多穿一些!”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心疼。
    
    
         松本润难得乖顺地点点头。围巾上还残留着属于樱井翔的温度和他身上的味道。好闻极了,松本润忍不住把头埋的更低,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有着樱井翔味道的空气。

         “走吧。”
  
  
         撑开伞,两人并排走在路上。
  
         男人的伞总是有些大。
 
   
         每当两人想更靠近一点时,总会撞到对方的伞,然后又匆匆分开,被迫留出一点间隙。这样来来回回多次,弄得彼此多少有些尴尬与无奈。
  
   
         最终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绿灯时,樱井翔忍不住开口:“润,过来跟我一起撑一把伞吧?”
  
  
         被樱井翔毫无预兆抛来地的问题,正在神游的松本润愣了一下。
     
  
         离对面绿灯亮起大概还有30秒的时间。
  
  
         松本润迟迟未给出答复,正当樱井翔觉得没有机会准备再努力一把时。松本润默默地收起手上红色的大伞,走到樱井翔的伞下。
  
  
         “再不走对面的信号灯就要转换了。”
  
   
         樱井翔清楚的记得当时松本润害羞的样子,即使当时的自己是被松本润拉着走过那个满是人的十字路口,脚步快极了。
 
  
==
        
         伞,以不易察觉的角度往松本润那头倾斜,以至于樱井翔被雨飘湿了肩头。
  
  
         “伞太歪了。”松本润抽出手,把伞往樱井翔的那头偏了偏。
      
         “没有啊,正好。”
         “有。”
         “没有。”
         “有!”
 
   
         松本润意外的在这些方面有些执拗,面对樱井翔的坚持不懈,松本润只好一直同樱井翔一起握着伞柄。
 
   
         深秋傍晚的风带着寒意直往人的衣缝隙里钻。
   
   
         温差加剧,尤其是雨水下落的时候。不比白日里好天气时温暖的阳光,更不似咖啡厅里的暖气那般叫人舒适。松本润裸露在外面的手渐渐冻的通红。
 
  
==
  
       当松本润准备再一次把手放到嘴边呵气时,樱井翔迅速的拉过他冻僵的手往自己口袋里放。
     
   
        “你干什么!很多人诶!”
    
      松本润被这突然的动作弄的有些不知所措,慌张的想抽开手。毕竟是在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让他有些害羞又或许是害怕被人发现他们的关系。
  
   
         “没事,伞往前倾一点就好了。”樱井翔轻声安抚着,手上的力度却不减半分。
 
   
         “但是……”
         “听话,不然我会心疼。”
  
   
         面对这样霸道又温柔的樱井翔,松本润总是没有办法招架。不知是天气太冷还是别的原因,松本润原本的白皙的肤色都染上了一层浅浅的红,一直蔓延至耳际。
  
  
        共撑一把伞,肩贴着肩,牵着手,彼此间这样近的距离,在大街上还是第一次。
 
   
        松本润能明显的感觉到来自樱井翔身体的温度。十指相扣,掌心相贴。他的体温让自己感觉暖烘烘的。
  
  
==       
    
          樱井翔侧头看去,松本润红着一张脸,别扭的望向别处而不看他的样子全部落入他眼中。这样的松本润可不常见,他竟已经在心中打算着下一次雨天用什么借口再出来这样一起漫步一次。
 
  
          “松本润。”
          “干什么,樱井翔。”
          “我想吻你。”
          “等……这…在……街上…喂!”
 
  
==
   
         最终的结果当然是反抗无效。
    
  
          大街上能看见两个男人一起撑着一把紫色的伞站在靠近墙边的地方,伞像是有意的往前倾斜了很多,看不清两人的脸,似乎只是靠的很近很近。
   
   
         趁着夜色正好,有细雨的应和你的陪伴,还有雨伞的掩护,我想吻你。

                                                      end.

评论(8)
热度(65)

© 松夏__ | Powered by LOFTER